書道師生緣

書道師生緣

「臺灣墨秀書道會」由渡邊先生所成立,每三年一次的師生聯展他總是親自規劃場地,作品大小、件數、呈現方式,樣樣清楚周到。(林碧蓮提供)

我因欣賞日本「書海社」傳統書道的高雅風格,經朋友介紹,加入渡邊老師成立的書海社臺灣支部,即「臺灣墨秀書道會」,牽起近二十年的一段師生緣。

日本書海社是松本芳翠先生於1921年創立的書道社團,同年創刊競書式的月刊<書海志>。 我們加入會員訂購雜誌,若欲參與競書,每月須繳交指定作業在所屬級、段內比賽。其中分五級、十段、準師範、師範不同層級,優秀作品會分級段在刊物上登出,並有評審老師對作品一一講評。

對我而言,能登上月刊的「寫真版」有一種上臺領獎的感覺,因爲成績單排名都在月刊上,總之,就是不要落入後段班。

「級」、「段」的升遷,有一定的準則。級要在同級別前二或三名內,就可以往上升級;從五級、四級直至一級纔有資格參加初段考試;之後的段位是用升段試驗評斷,每年只有一次考試的機會。通常我們要花兩個多月的時間,不斷寫、不停琢磨到渡邊老師滿意爲止。就這樣按部就班,一年一段,無法跳級。順利的話,十年後升到十段,隔年考「準師範」。

i am a piano

在日本人的觀念裡,取得師範纔有資格教授書法,也因此,最難也最嚴格的是攻頂考師範,這一關考取率不到10%,第一年合格者,是高手;第二、第三年考上是正常狀態。

我當然不是高手,所以第一年在預料中「落榜」了;第二年除了每個月努力筆耕外,考前排開非重要行程,上緊發條書寫仍被退件。當渡邊老師說:「嗯,算是可以了!但,這是考師範,妳再寫一次…」還好,在老師用心把關下,第二年終於上榜。

「臺灣墨秀書道會」成立二十年來,八十二歲的渡邊老師從未中斷上課,即便是疫情最嚴重時,他亦採函授方式指導我們。但日前他「終於」因爲感染新冠肺炎第一次告假。

我家後山成了仙界垃圾場

喜歡運動的渡邊先生,總是精神奕奕、身材體態維持得很好,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年輕十幾歲。他說,以前在學校成績平平,運動項目可是名列前茅,棒球、網球、滑雪、游泳、登山、騎單車、柔道更是黑帶等級,還曾幫助路人擒拿搶匪受到表揚。這件事讓我想到去年受邀來臺參加國慶,讓人驚豔的京都「橘色惡魔」行進樂隊活潑帶勁的演出,最特別的是全程充滿感染力的笑容,那種從心底自然呈現的「動力」,是否是日式精神養成的一部分?

少女遭集体性虐 亲妹冷眼侧拍

老師不但全副武裝,騎着專業水平的高級單車,沿着新店溪河濱步道來回運動,不讓自己的肌力衰退,否則拿毛筆寫書法會握不穩;也喜歡唱歌, 2014年成立「日臺卡拉OK同好會」,會員們每週固定聚會歡唱,這是老師放鬆心情、練腦力和肺活量的重要活動之一。

老師請假那天,剛好是我們每月要繳作業寄到日本的關鍵時刻,我突然不知所措,也深深反省多年來依賴老師判斷、選擇作品的習慣要改了,否則無法訓練自己看作品的眼力。

一般來說,有藝術天分的人,對事務性的工作沒興趣也比較無力,但渡邊老師不但書畫好,策劃能力更是縝密又精確。臺灣墨秀會舉辦第六屆師生聯展,這三年一次的展覽,渡邊老師一如以往親自規劃場地,作品大小、件數、呈現方式,樣樣清楚周到。作品送到現場開始佈置,完全在他掌握之中,偌大的展場,兩個小時就完成布展工作。

聯展結束後,我試作一首七言絕句和老師分享,同時也以草書將詩作寫成條幅,當成作業。老師不但在Line上仔細看了我的作品,跟我討論哪一行的哪一個字可以怎樣寫會更好,作品交還給我時更附上一幅他寫的範本,以及一張我們先前討論過的細節便籤。

老師對學生的作品尚且如此,當可理解他曾經爲了一件自己的作品,寫了五十次才停筆的自我要求。有人說:「才情」是上天賜給年輕人的禮物,「功力」是中年人生的豐收,「境界」是引人神往的晚景。每每感動渡邊老師對學生的付出,也讓我更清楚自己縱使缺乏「才情」,但只要不斷在「功力」的基石上打磨、淬鍊,信筆捻來的「境界」絕非遙不可及。

柯文哲喊不要太乐观 曝疫情这时候将达高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