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道路改名到審判國王:義大利的法西斯反思

從道路改名到審判國王:義大利的法西斯反思

條條道路通羅馬,但羅馬的道路也要「轉型正義」? 圖/美聯社

莓好滋味挑逗味蕾

城市除了是普羅大衆的日常生活場域,也是當政者的「劇場空間」,用以宣傳各式各樣的政治理念。16世紀下半葉,教宗庇護四世(Pius IV)翻新位於羅馬城東半部的一條古代道路,爲了宏揚這項政績,便以他的名號重新命名爲「庇亞路」(Via Pia)。

到了1870年,義大利王國的軍隊攻佔羅馬,實現了統一國家的民族大夢,順理成章地將羅馬定爲首都。隔年,市政當局開始推動城市改造,呼應新時代,其中之一,便是將庇亞路改名爲「9月20日大道」(Via XX Settembre),因爲這天正是王國軍隊正式進入羅馬城的日子。

換言之,隨着新時代到來,羅馬城轉而成爲新政權用來展演世俗榮光的劇場空間。但最近,羅馬市府再次提出變更路名的計劃——而這一次,則是要反思義大利曾犯下的過錯。

80年前,義大利政府在墨索里尼的主導下,正式通過反猶太人的《種族宣言》。轉眼間,義大利猶太人不再是受法律保護的公民,不論多麼優秀,都無法接受教育、出任公職,更不幸者還踏上了前往集中營的道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墨索里尼推動反猶政策時,也得到部分義大利最頂尖科學家的高度支持,其中包括著名的動物學家澤瓦塔裡(Edoardo Zavattari)。他生於1883年,曾親自到東非採集大量生物標本,日後撰寫多部著作,對義大利的動物學研究有莫大貢獻。至今,他採集的標本仍收藏在羅馬,見證近代義大利意圖迎頭趕上他國科學研究的強烈企圖。但這位優秀的科學家,也是法西斯主義最忠貞的支持者。

墨索里尼(中)推動反猶政策時,也得到不少義大利最頂尖科學家的高度支持。 圖/美聯社

墨索里尼治下的反猶政策宣導海報。在種族限制之下,義大利的猶太人無法從軍、擔任教職,也不能參與政黨組織、加入國營企業或銀行,甚至連請管家、上學教育都受到限制,而海報中也不誨言政策的目的,就是要「猶太人滾出義大利」。 圖/維基共享

▌更改路名的「去法西斯化」

早在1920年代末期,澤瓦塔裡就曾公開表態支持墨索里尼與種族主義,認爲「優越種族和受支配種族」,應當實行嚴格隔離。當反猶的《種族宣言》正在草擬時,他以科學家的身分簽署了自己的名字。

戰後法西斯政府垮臺,澤瓦塔裡依舊爲人所尊重,支持法西斯政權的過去並未讓他消失於公衆生活中。到了1997年,前羅馬市長魯特里(Francesco Rutelli)爲了紀念他對義大利科學的貢獻,將羅馬近郊的一條道路命名爲「艾多瓦多.澤瓦塔里路」(Via Edoardo Zavattari)。但在種族宣言頒佈80週年的今年看來,這種做法難免顯得有點尷尬,甚或是令人哀痛。

今年年初,羅馬市長拉吉出席一場受迫害義大利猶太人的紀錄片放映會後,公開提到,她相當重視當今街道名稱還帶有反猶主義的痕跡,「已啓動相關程序,準備研究更改所有(反猶太主義)的街道和廣場名稱,並希望在年底前完成。」更最重要的是,藉此反思義大利的法西斯時代:

除了澤瓦塔裡,被點名的還有以統計學家薩沃尼昂(Franco Savorgnan)、精神病學家多納喬(Arturo Donaggio)命名的街道與廣場,都是當年簽署反猶宣言、爲其背書的科學家。

而這種做法,也引來前市長魯特里的不滿。他對外解釋,當初會以澤瓦塔裡命名,看中的是他在科學界的成就,而這並不會因此美化他曾支持法西斯主義的過去。更進一步來說,應該全面性地看待一個人的生平,而非擷取某個片段加以放大;否則如此一來,恐怕還有許多公共建築需要改名,畢竟所有著名人物都可能有瑕疵。

魯特里同時強調:路名當然可以更改,但當人們要更改任何一個公共空間的名稱時,一定要經過認真思考與討論。

食聊志

AI、GaN助攻 力智2024迎转机

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雨凉

拉吉市長(圖)表示:「我們必須消除這些難以移除、代表國家不光彩過去的傷疤。」 圖/美聯社

中職/悍將26歲廖柏勳宣告引退 一軍生涯2年告終

▌審判義大利國王埃馬努埃萊三世

侯陣營要求賴道歉 民進黨團:有違總統參選人高度

正當羅馬市府以實際行動,檢討法西斯主義造成的過錯時,羅馬也上演了一場極爲特別的舞臺劇:審判法西斯時期的義大利國王——埃馬努埃萊三世。除了國王角色由演員擔當,其它如檢察官、法官與目擊證人的舞臺角色,都是現實人物擔當演出。

受夠了高薪低就的嘲諷 76人哈里斯靠耐力打出貢獻

埃馬努埃萊三世。 圖/維基共享

時間回到20世紀初,正是埃馬努埃萊三世在位期間,他任憑墨索里尼煽動民意、公然挑戰國家法律,最後奪得政權。在接下來的20多年,當義大利越來越向希特勒靠攏時,埃馬努埃萊三世依舊沒有太多作爲,甚至簽署了《種族宣言》。二戰到來,墨索里尼倒臺,義大利人在日後公投中決定擁抱共和體制;1946年,遜位的埃馬努埃萊三世被迫流亡埃及,隔年便客死異鄉。

2017年,他的遺骸與遺物好不容易從埃及移回義大利時,其遺族希望按照往例,將之放置在萬神殿,但這個想法沒有獲得大衆迴響。不爲別的,單就他放任墨索里尼,便令人質疑,埃馬努埃萊三世是否足以放在別具象徵意義的萬神殿。

香布楚命姿…

因此,當舞臺劇中埃馬努埃萊三世爲自己辯護,不斷說着墨索里尼的勢力何其龐大、根本無能爲力時,該劇的檢察官嚴肅地反駁:國王的不作爲便是一種罪過;舉辦該劇的義大利猶太人公民團體也強調,主要目的是希望衆人進一步反思:

備戰辯論會!賴採取攻勢、侯訴諸和平、柯兩面作戰

當法西斯政權推動(反猶)法案時,選擇沉默的部分公民團體,也揹負一些集體責任。

事實上,2018年初一連串反思歷史的活動,一方面固然是爲了悼念義大利頒佈《種族宣言》80週年,另一方面也是對近年來高漲的新法西斯主義或極右派勢力表態,有着非常濃厚的社會關懷精神。

因性侵案吃免钱饭 他冻未条!趁狱友熟睡「涂药摸屁股」

操盘心法-资金行情足 指数高档震荡

2017年,他的遺骸與遺物好不容易從埃及移回義大利時,其遺族希望按照往例,將之放置在萬神殿,但這個想法沒有獲得大衆迴響,最終只能低調下葬。 圖/美聯社

▌強大的右派勢力

「这国」太老了…每天1万人满65岁!专家曝1原因 房价恐暴跌

縱使法西斯時代已經過去,其對義大利造成的破壞也有諸多研究加以檢討,但無法否認的是,近年來低迷的經濟、大量涌入的難民,讓從未消失的法西斯崇拜者有增加趨勢;他們從不避諱地讚美墨索里尼,更延續了種族主義的政治理念,只不過這次的討伐對象,從猶太人轉換成外來移民。

例如近年來快速崛起的極右派政黨「新力量」(Nuova Forza),便多次操作反非洲移民的議題而獲得曝光。去年9月,他們想仿效墨索里尼、重現「進軍羅馬」的遊行活動,主打「危險外來移民」對國家的破壞。不過,這場遊行隨即遭到許多政治人物的反對,其中包括拉齊奧省省長和羅馬市長拉吉;義大利中央政府最後斷定,這場遊行有宣揚法西斯主義的嫌疑,因而禁止舉辦。然而「新力量」只是其中之一,許多的右派政黨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法西斯與墨索里尼崇拜。

除了精神崇拜,「身體力行者」更是未曾間斷。過去4年之間,義大利各處都發生了右派支持者攻擊非洲移民的事件。今年稍早,在義大利的馬切拉塔,一名義國少女慘遭非裔移民殺害,右派團體隨即大肆渲染該案;今年2月,更爆發了讓義大利輿論譁然的槍擊移民案。

平常便言論極端的義大利籍涉案槍手錶示,隨機槍擊每位碰巧遇到的非洲移民,是爲了向先前的義大利少女兇殺案「復仇」。事發之後,反法西斯團體、左派政黨在各大城市舉辦遊行,皆不時與右派支持者爆發激烈衝突。

碳交所平台上线 兆丰金力挺

進軍羅馬,是1922年10月28日,墨索里尼因爲不滿法西斯黨在國會選舉中落敗,於是號召3萬名「黑衫軍」支持者,進入羅馬示威。之後,墨索里尼如願成爲首相,也是國家法西斯黨成功奪取義大利政權的標誌事件。 圖/維基共享

馬切拉塔事件與今年二月的移民槍擊案,嚴重撕裂了義大利的國內輿情。圖爲「新力量」支持者,與義大利警方的衝突。 圖/歐新社

中职》林子伟月薪超越陈金锋 「天之骄子」819桃园亮相

雖說義大利政府並不支持法西斯主義,但在反省其帶來的傷害時,顯然仍有許多不足與難處。就以販賣法西斯主義或墨索里尼的相關紀念商品爲例,即便長久以來爲人所批評,不過就義大利法律來說,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並不違法。

2017年,義大利國會終於要通過全國性的禁賣法案時,遭遇右派勢力的強力反對而失敗。因此,任何喜歡墨索里尼的羣衆,無論他們是否清楚知道這個人的所作所爲,依然能在市面上買到相關商品。而最近一次的義大利國會大選結果出爐,右派政黨組成的聯盟更躍升爲最大勢力,未來要推動相關法案想必更加困難。

挂在机车上的食材全被偷 阿嬷被逮:对鸡肉卷情有独钟

對比反移民的右派勢力日漸興起,羅馬變更路名絕對是個別有深意的舉動。不論這些街道名稱何時改變、更改到哪種程度,都能引人開始思考我們所生活的現代世界,究竟曾經歷哪些過往,並決定要邁向什麼樣的未來。義大利的法西斯或墨索里尼崇拜,相當一部分也是來自於對歷史的無知與漠視,再加上部分媒體與假新聞的搧風點火所造成,任何一個檢視歷史的舉動都是重要嘗試。勇敢面對難堪的記憶,以及接踵而來的麻煩,纔是紀念犧牲者的最佳方式。

法西斯回來了?如同2015年德國電影《吸特樂回來了》,義大利年初也推出義版的《摸唆里尼回來了》(Sono tornato),以墨索里尼的現代復生,來諷刺當代的義大利政治。 圖/電影《摸唆里尼回來了》劇照

他跟外省老伯学模具 写下「散热股股王」奇迹